科霖展示网
中文版 English
电影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施工风采  
设备展示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差点毁了大半个深圳 8·5大爆炸
浏览次数:16235 次  发布时间:2013-08-05  
 深圳晚报记者 刘万专

对深圳而言,“清水河”纵使没有一滴流水,它仍然是一条记忆的历史之河,是一场噩梦、一块伤疤、一记警钟。

20年前的今天,两朵硕大的蘑菇云从深圳特区北部的清水河突兀地先后腾空升起,青山瞬间成为火海,库区立刻化作废墟。

1993年8月5日,13时26分左右,深圳清水河危险品储运仓库因堆放在一起的氧化剂和还原剂发生化学反应自燃,连续两次引发大爆炸,巨大的冲击波把附近的建筑推倒、掀翻,门窗玻璃被震碎,钢筋、水泥板、砖石等漫天飞舞,正在现场工作和抢救的人们被巨大的气浪高高抛起,有的人被硬物击倒在地。方圆几公里外的人都感到强烈的震动,市中心南洋酒店的门窗被震得无法关合,国贸大厦也轻微颤动。

大爆炸引起了中央领导的关注,中南海立即作出重要批示。广东省和深圳市领导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深圳和省内5000余名公安、武警、消防战士全力救火,有关专家、部分市民也投入了战斗。

事故造成15人死亡,8人失踪,逾百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2.5亿元……这一天,以“8·5大爆炸”的名字载入了深圳年轻的历史,也写入了《中国特大事故警示录》。

同年,规划国土部门着手进行新库址的选址、征地工作。痛定思痛,重整河山。

事件 回放

16小时保住年轻特区

控制不住火势,深圳市最大的液化气储罐区、存有万余吨汽油和柴油的油罐群将被引爆!大半深圳经济特区将陷入火海。16小时,几千名公安、消防、边防武警和解放军防化兵的奋战,大火得到控制。

巨大爆炸声传到香港

1993年8月5日13时15分,罗湖区清水河危险品仓库内,工人发现4号仓库内冒出浓烟,并有灸运的是,当天,风向没有转向双氧水罐。8月6日凌晨3时,火势得到控制,5时左右,明火基本扑灭。此后,又经过约半个月,灭火救援工作方告结束。

危险品仓库选址入法

曾参与灭火救援的消防官兵事后分析清水河火灾教训:未经批准,擅自改变储存性质;管理不善,水源严重缺乏;无视消防机构提出的隐患整改,养患成灾。而且,清水河仓储区建库7年,占地近千公顷,有各类分库区10多种,这样的重点部位,仅有4个消火栓,爆炸时已有3个不能使用,唯一能使用的一个还没有水。

有评论认为,清水河“8·5”大爆炸,对消防工作的一大推动,就是将危险品仓库选址写入立法规范。而在清水河大爆炸后的第二年,深圳成立了消防指挥中心。

(深圳晚报记者 颜昭雄 整理)

对话 亲历者 1

大爆炸幸存者、现任深圳晚报编委赵青:

在那儿走一圈什么都能想通

深圳晚报讯 (记者 简洁) 20年前的今天,他是一名30岁的摄影记者;20年前的今天,他背着相机不顾一切地冲进了“8·5”大爆炸的现场;20年前的今天,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他就是“8·5”大爆炸的幸存者——时任深圳商报摄影记者、现任深圳晚报编委赵青。

没想太多就冲进浓烟烈焰

1993年8月5日中午时分,才当了1年多摄影记者的赵青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巨响震动了鹏城,也震动了赵青的职业敏感。穿着背心、短裤、球鞋的赵青立刻背起相机截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爆炸现场。18分钟后,他出现在了清水河的浓烟烈焰中。

“当时我也知道很危险,所有人都在往外撤,但是有消防员还在里面,我也没想太多就冲进去了。”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赵青不停地按下快门,记录下现场的惨状与消防队员的英勇。“那个地方烤得人心发慌,眼睛都睁不开。我只是想靠近点、再靠近点。”然而,让赵青没有想到的是,半小时后,他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便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一团黑色的火球腾起,滚烫的气浪将他掀飞,顿时,石块、钢筋雨点般砸了下来……“等我醒来,满嘴的灰土,全身火辣辣的,感觉四周死一般的安静,我想喊却喊不出声音,那一刻,我感觉离死亡很近很近。”遍体鳞伤的赵青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挣扎着将相机带子挂到脖子上。

赵青多处受伤,腰部的伤最严重。“我听到一个护士说都能看到肾了,一共缝了18针,左脚跟骨粉碎性骨折,左腿也差点被截肢。”劫后余生的赵青在医院见到了前来看望的报社领导,说的第一句话是带着歉意的“我的相机炸烂了”。被同事从炸烂的相机中“抢救”出来的照片获得了中国第十三届新闻摄影金牌奖。

爆炸现场转转什么都能想通

事后,赵青才得知,在爆炸中当场牺牲的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水桐就倒在他的脚边。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赵青在医院整整躺了半年,出院的第一天,赵青再次去到爆炸的现场,给自己拍下了一张照片。经历过“8·5”大爆炸的人们也许都不愿再重回故地重温噩梦,然而,20年来,赵青却偶尔会回到爆炸现场转转。“那里是个净化心灵的地方,去转一圈,什么想不通的都能想通,那里是我重生的地方。”

20年过去了,赵青对爆炸中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很后怕的。”然而,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赵青并没有因此放弃摄影记者这一职业,他依然像当年一样,扛着相机冲在最前线。“我很幸运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依然还能做一名摄影记者。”大鹏湾海面上巴拿马5万吨油轮大火、汶川大地震,赵青依旧奔跑在新闻现场第一线,他也依旧像当年在爆炸现场一样,想靠近点、再靠近点。“因为腿受过伤,负重还是不行,在背着器材与部队一起徒步50公里进入汶川地震灾区时,明显力不从心,最后是靠意志力坚持下来。”

那一场大爆炸在赵青身上留下了伤痕、留下了终身后遗症,留下了珍贵的现场跑光照片,更留下了一段让赵青在20年里坚持靠近再靠近新闻现场的回忆。

对话 亲历者 2

时任深圳电视台记者戴杰:

流血之后要懂得反思

深圳晚报讯 (记者 卢舒倩 湖北经济学院实习生 张画) 1993年8月5日下午1时30分,戴杰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日子。时任深圳电视台记者的他,扛着30多斤重的摄像机,冲在“8·5”大爆炸现场,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用镜头记录下了第二次激烈爆炸的场面。

扛30斤重摄像机冲到最前方

当天他本已在去龙岗采访的路上,但第一声爆炸使他立即让司机调转车头赶往爆炸现场。不巧遇上塞车,他和摄影助理弃车跑了两公里,冲进了离爆炸中心只有1000米位置的煤气仓库。“地上到处散落着碎石、钢筋、泥土,连巨型煤气罐都被飞起的巨石砸出了很多坑。”戴杰顾不上煤气罐有无漏气安全危险,架起机器就拍,接着再往爆炸中心进发。戴杰心里清楚,这条通向爆炸最近现场的路充满危险,但他没有犹豫。扛着30多斤重的摄像机深一脚浅一脚地越过草地和铁轨,到达爆炸中心时,他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过半的仓库房顶已被整个掀起,火汹涌地向四周扩散,浓烟呛得人睁不开眼睛。意识到危险,戴杰让他的助理留守在消防车后方安全位置,只身扛着机器往最前方冲!火球还在嘭嘭直冒,戴杰管不了这么多,扛着摄像机就对准消防队员、指挥人员拍起来。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拍了还不到1分钟,第二次爆炸突如其来。伴随着一声巨响,一朵硕大的蘑菇云出现在他眼前,戴杰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死了!随即他陷入昏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醒来,下意识摸摸身边的摄像机,但没摸到。隐约听到周边有呻吟声在喊救命,他也跟着叫了几声“救命”,并试图拉一下周边的伤者,结果体力不支又第二次晕过去。这一次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戴杰再次醒来,发现身体被水泥渣滓、钢筋、钢管覆盖,他轻轻动了动,左手已无法动弹,脚还能活动,求生的意志让戴杰一只手撑着慢慢往外爬。幸好周边躺着的几位被震晕的消防员也陆续苏醒,消防员搀扶着他踉踉跄跄往外走,路遇煤气公司的货车,才将他们送至医院。还好,他几乎用生命换来的那些珍贵镜头被央视同行找寻并播出。而他,也留下了一身的伤痛——除了大大小小的烧伤,肩胛骨粉碎性骨折使他的左肩直到如今依旧不能活动自如。

20周年无需避讳应该直面

谈及这段经历,戴杰并不后悔,“当时没想那么多,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拍。一个优秀的记者,就应该到最危险的地方去。”那一次逃出了鬼门关,在后来的20多年里,他依然冲在最前线。

“8月5日应该成为深圳重要的纪念日。”作为亲历者,戴杰认为不能把它当做一件丑事而淡忘。20周年祭,无需避讳,应该直面,“特区建设途中有风光也有艰险,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教训和警醒 ,流血甚至付出生命之后要懂得反思。”他至今还珍藏着当时的照片、新闻报道以及事后从全国各地如雪花般发来的慰问信电,“这段历史不应该被遗忘, 要记住血与火的时刻,尤其不能忘却那些当时在现场救火救灾流血牺牲的人们”。

现场回访

清水河村老居民谈起爆炸事件记忆犹新

当时还以为受到核弹攻击了

深圳晚报讯 (记者 郑兴源 深圳大学实习生 林玟珊) 清水河已基本见不到当年大爆炸的痕迹了。周末傍晚,清水河村人来人往,这里住了许多年轻人,有的并不知道20年前那一次事故。即便是当年的目击者,对于发生爆炸的地点也不能准确指出,只是清晰记得,响彻特区的两声巨响,以及上千米高的蘑菇云。

当年爆炸痕迹已被岁月抹去

昨日,记者来到清水河,20年过去了,已经很难找到当年大爆炸的痕迹。路两边,除了外贸物流中心、清水河燃料加油站、中粮仓库、旧货城、肉联厂、深业车城等已建成的业态,还有正在动土的清水河国际汽车物流产业园以及一些待租的仓库。

清水河村在爆炸地点东北处,现在已是一个成熟的城中村。自清水河村牌坊而上,隔个10米左右便可见几棵老树,几个小朋友在树边玩耍。在村牌坊前,有一位年轻的爸爸推着童车闲逛。他来自四川,大概知道爆炸事件,但未知详情,住在这里的原因是老乡多、房租便宜。

相比而言,那些经历过此事的“老深圳”记忆则要深刻得多。一位在深圳燃气集团工业区充气站工作的阿姨表示,当初在距此2公里左右的田心村工作,但同样感觉到威力。除了声响和震动之外,爆炸冲击波造成的烟尘都跑进屋里。

陈阿伯在发生爆炸的第二天来到清水河村,租了家小卖部,一开就是20年。“那时这里多是一两层的小平楼,所有玻璃都被震坏了,有一股被打劫后、落荒而逃的感觉。”陈阿伯介绍,爆炸后村子冷清了很久,直至半年后人气才开始恢复。

安定生活更要提防安全问题

除了清水河村,清水河周边还有金马花园、玉龙新村等,从玉龙新村靠清平高速的握手楼顶楼望下,整个清水河片区一览无遗,仓库和油气库等就像火柴盒一样摆放有序。

新浪博客博主“szcba”1992年来到深圳,当时,他在清水河周边的仓库当管理员。8月5日1时30分左右,他正在货架上午休息,一声沉闷的巨响把他从货架上震下来,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地震了,快跑!他吃力地打开已被震得变形的门,出了库房,看见同事们都聚集在车间东边的窗台上张望,透过破碎不堪的玻璃窗,他看到迅速腾起的蘑菇云至少有几百米高,“当时还以为深圳受到核弹攻击了”。

如今,深圳已从1993年的336万人口翻了近两番,达到千万级别,人口饱和、生活安定。陈阿伯的儿子已经挑起家里的担子,陈阿伯偶尔会来帮忙看店,哄哄孙子;充气站的阿姨正在等待着下班,回家与孩子、爱人共聚晚餐。

谁也不敢再设想再一次发生爆炸,谁的心里都有一句潜台词:越是安定的生活,越要提防任何一丝可能发生的安全问题。

油气库搬迁

清水河油气库搬迁议了20年未实施,市政协委员称

利益博弈选址困难致搬迁难

深圳晚报讯 (记者 刘万专) 清水河油气库是特区内最大的油气库,它在全市起着油气中转的作用,由两部分组成,分别隶属于深圳市燃气集团公司(原深圳市煤气公司和液化石油气管理公司合并而成)和深长实业股份公司。

1994年,深圳市政府正式发文,要求清水河油库实行异地搬迁。

“深圳城市规划忽视了安全要求。”这是当年“8·5”大爆炸事故调查专家组对深圳市非常明确的批评。不管是关于清水河油气库选址的争议,还是油气库管理上的建设,它们指向的都是安全问题。

百余代表联名提议

搬迁的大方向定下来了,选址成了新的问题。1997年3月,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主持召开了评审会,首次明确深长公司液化气库近期全部搬迁到南山区长岭皮,深圳市燃气集团公司所属的气库除保留近2000吨库容外,也要全部搬迁到长岭皮,待天然气项目建成后再关闭剩余库容。

2000年9月,笋岗—清水河物流园区被确定为深圳市重点建设的六大物流园区之一。而物流园区的建设,必然牵扯到清水河片区的改造。

2002年、2003年,在大爆炸十周年前夕,关于清水河油气库搬迁的呼声达至高点,120余名人大代表联名递交议案,再次提出清水河油气库搬迁。

官方布局规划出台

2006年6月,市规划局在官网上公布了修编后的《深圳市油气及其他危险品仓储区布局规划》。媒体纷纷报道“清水河油气库与东角头油气库将自今年起陆续搬迁”,与此同时,光明吊神山油气仓储区、平湖高斜岭液化石油气库等新库区也将同步启动新建工作。

早在1998年,我市编制完成《深圳市油气、危险品仓储区布局规划》,实施近8年后,由于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原规划选址难以实施。而危险品仓储区首先应满足市民更为安全合理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的需求,因此,要求对此前的规划进行修编。另外,随着珠三角成品油管道、LNG等项目的逐步建设并投入使用,深圳的能源结构和仓储区规划选址先决条件等都发生了变化,因此,规划也应进行适时调整。但在随后的实施过程中,由于部分规划选址地点被建了违法建筑等原因,搬迁进程受阻。

搬迁最难在于选址

2011年6月,“清水河油气库有望今年搬迁”再次见报。“2012年是笋岗—清水河片区实施发展单元规划的第一年”,市人大代表赖炳良说。为此,赖炳良等多位市人大代表呼吁政府将该片区整体升级改造审批,全力推动项目落地。在他们看来,该片区的开发,将使受空间制约的罗湖实现空间再造和优化,而这也对罗湖打造国际时尚消费中心有着重要意义。“如果安全隐患问题不早日解决,影响到物流园投资者的信心,片区的重大投资项目也难以落实。”

对于清水河油气库的搬迁,政府、企业、百姓有高度共识,可为什么进展缓慢?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学虎认为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利益博弈,二是选址困难。从利益角度上看,搬迁要花钱,新址建设要花钱,搬迁后企业运行成本也要增加。这是钱的问题,要解决方案并不难。选址问题才是大难题,深圳地域面积太小,真正的荒僻地区是没有的。“过去到淡水澳头、东部油码头很难,但随着东部高速建成,这些地方几十分钟车程就到了。我们能否利用这些地方的库区为深圳服务?清水河油库属中继型的油库,是否可以在保证安全提下考虑适度分散建设?在这个领域我是外行,我希望大家一起想办法,早日清理清水河安全隐患。”

安全 消防措施的不全造成8.5的惨剧。目前仍有不少的油罐 油库安全及消防措施不完善。深圳科霖(www.cleanall.cn www.clean-all.cn 4000400554)在2012年与松岗街道合作。帮助企业审查 改造上百个油罐 油库。解决了企业安全隐患问题。防止悲剧的重演。

【上一条】3男子因清洗煤油罐废渣而身亡(图)
【下一条】5·11”深圳空港油库油罐泄漏 安全是科霖的目标
版权所有 深圳市科霖容器清洗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南湾街道樟树布社区樟树五巷2号201室 电话:0755-84252388 传真:+86-0755-84252388 E-mail:sz81291628@163.com   

扫描二维码